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冬月枫作品集 >> 正文

陈琪:对教育投资的增加是国家经济增长最基本的要素

日期:2019-12-1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陈琪:对教育投资的增加是国家经济增长最基本的要素

陈琪:对教育投资的增加是国家经济增长最基本的要素

发布时间:2018-11-26 10:59:26 已有: 人阅读

2012年12月20日,由经济日报社主办的2012年世界经济研讨会在京举行。来自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研究所、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发展研究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等机构的20位国内知名国际经济领域专家参会。会议探讨了当前世界经济的热点问题,分析世界经济形势对中国的影响,并对来年世界经济走势作出分析和预判。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副院长、国际关系学系副主任陈琪在研讨会上发言。

讲世界经济的增长是在我的专业领域之外,我是做国际关系的,但是听完以后还是有很多收获。但是我听完也有一些困惑,没有增加我对有些问题进一步的理解。

我举出几个困惑,比如说刚才说明年的经济形势很复杂,错综复杂。我想问的是哪年的经济形势不是错综复杂的?其实每一年预测后一年的时候都是错综复杂的,在错综复杂的情况之下,哪些变量是确定的,哪些是不确定的?如果就一句话错综复杂,预测的东西到底在哪?错综复杂这个不足以概括。

第二,刚才也说到,今年的形势发展是超出我们的想象很差的,超出我们的预期。这样就面临一个问题,今年的形势很差,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哪些新的变量超出了你的预期?原来哪些变量没有预估到,今年哪些新的变化出现了,所以原来的预估出现了问题?我不知道有哪些新的东西产生出来了,那么我们会不会再得出一个结论,再超出我们的预期?哪些东西是长期的,或者是偶然的被我们忽略掉了?

刚才谈到,由于西方国家的制度,所以结构调整是很难。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眼前的,每当预测经济危机和困难的时候,国内都有一个博弈的过程,但是眼光放长一点,西方的制度在应对危机的时候,是显示出了惊人的适应能力的。

那么再回过头来看张宇燕所长讲的经济增长三个基本的变量是很有益的,但是结论未必是那么可靠的结论,比如说经济增长靠的是要素的流动,这一点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第二点讲技术的创新,也没有问题,但是把这三个因素有些是看得清的,有些是看不清的,你怎么得出的结论?

讲结构调整,讲制度变革,现在我们讲一个,它的含义就是说好像在西方的国家结构调整的难度比发展中国家要难。我们讲了多长时间,即便是我们的国内也是非常困难,显然我们做调整的阻力一点不比希腊,不比美国小很多。现在技术进步的很大动力都是在西方发达国家,你可以学习,但是从长远来讲,我不知道到底它长期的源泉比较起来是发展中国家更有优势,还是发达国家更有优势。

对教育的投资,增加我觉得是在培养一个国家经济增长基本的、最重要的要素,就是人力资源的要素,我是同意的。但是相比较而言,从中长期和短期来看,到底是发达国家的人力资源更好,还是发展中国家的人力资源更有优势,这个跟教育制度的改革密切相关,不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得一个结论出来的。这是我对刚才发言的一点点疑惑,或者说我不是特别同意的观点,现在亚洲比较麻烦的问题在哪?刚才讲我们发展有外部的环境,可能在东亚地区是一个重要的环境,这个外部环境一个重大的矛盾在哪?很多国家在经济上确实要依靠中国的经济增长带动经济发展,这样一个格局基本上确定下来了,经济上依靠,我想会长期的来制约中国跟东亚地区和国家的合作。(以上文字根据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癫痫病医院哪里较好云南治癫痫病好医院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武汉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权威

友情链接:

遗风余泽网 | 北京水果价格 | 轴承结构类型 | 中级会计资格考试 | 冬月是几月份 | 含笑的褒义成语 | 露晰得角膜塑形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