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生活分类信息网 >> 正文

石女公主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石女:誓不离我,誓莫辱我,风诽雨谤长休戚。君之解我,君之爱我,三生热泪为君动。

石男:合恩角之塔,高加索之鹰,世纪守望候你白帆一现,百年游弋唤你敛翼杉林。

—将以此文献给我永远年轻美丽的石女公主

及 所有遭遇先天性之伤的心灵

“It is said that a society can be judged by the way it cares for its weakest members.(我们可以从一个社会对其弱势群体的关心程度来评价它)”

十六岁高一,不期然间,在英语课本中偶遇这句话,正如其隐藏于文章中一样,读到它时,我觉得在社会洪流中也依旧坚定地隐藏着代表正义与良知的中流砥柱,并且拥有至高权威,这种感觉令我欣慰而感动。从那时起,这句话深深印入我的灵魂中,永不磨灭。

因为当时,我已经不敢进学校公共厕所解手,怕他们注意到我未发育的生殖器。

再回溯,更早读初中的某天,班级最活跃的学生中的一个,在厕所偶然注意到我的阴部,立即联想说我的老二是颗小米椒,其他几个马上围拢来“观赏”,我要离开,被强制,他们哈哈大笑。于是在班里,无所是事的他们男女生围在一起聊,有人说我生下来本是一个女孩子,我爸妈想要一个男孩子,便从菜园里摘了一颗小米椒安在我的阴部……

亢奋的笑声。

那以后我又多了一个外号,“小米椒”,从前他们叫我“根号二”,是用来形容我一米四的身高。

他们开心的笑声回荡在教室里,回荡在每个男女同学的好奇心中,回荡在我充满泪水与自卑的灰色童年里。

在那本应最美的年华里,我长年把自己裹在深色的衣服中,匆匆行走在不得不到的校园各处,永远低头。

然而我也将长大,十八岁时身高终止于一米六六。但阴茎似乎没有发生显著改变,它看起来仍然是那颗“小米椒”,其实它也发育了,只是变化太微弱以至于离我的期望太远。

高考失败了,后来去读大专。那一时期我的思想解放也如同井喷一样爆发,恋季已至。但很快,发现了自己与其他男孩显著的差异,他们的胡须是因为经常刮才看不到,而我的嘴上却连等待阳光的茸毛都没有,他们的体毛宣示着雄性,而我,一根阴毛都未曾萌生。

二年级下半期一天公开课结束,我正在向外走,教室前排竟有一个女生塞给我一个纸条,后她轻抬右手指向我,莞尔一笑转身离开了。路上我打开纸条,“我喜欢你。”

正如你想象的那样,她不仅大方,而且活泼美丽,面容纯洁。从未被异性如此关注过的我,受宠若惊。很快,我知道她在校外租住,她的胸部有一个纹身“be”,艺术体。这时,我又听到他们,他们说她是“局外人”,说她需要“促激素”,看到她那样天真无邪,使我觉得一切流言只是丰富校园文化的小丑,应该给其存在的空间。我学着像她本性所致那样率真生活,并幸福地觉得,我们是一对彼此审美契合的老朋友,欢乐与新意充满了每天的生活,升华,交融。我们的意识都被当下共同的美好时光占据着,没有哪一方意识到男女之间除了简单的相互存在之外还有性的联系。

然而,不知哪天,舍友拍拍我的肩膀说:“兄弟,和她分开吧,我们担心你会受伤。”

“为什么?她爱我,我也爱她,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纯粹的!”我板着脸反诘他。

“她只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女孩,一个小女孩你明白吗?”舍友再次强调。

“哦,谢谢你,我的好兄弟,难道你们除了万一就永远看不到一万吗?”我当时认为每个男生都喜欢我爱的她,所以把舍友的话当作嫉妒,不屑地丢在脑后继续我的幸福生活。

后来我也搬了出去,我们一起做饭,一起学习,晚上睡在一起,由于那个时节仍然很冷,有时睡着睡着我们就不知不觉抱在一起,真的像孩子一样,有时我会听到她讲梦话,有的夜晚我又听到她在磨牙。她是那样简单的女孩,保有着最纯粹的善良,魔鬼在她面前也会收起狰狞,她想象力丰富,而且记忆力很好,她钟爱动物世界以及自然知识,常常向我讲述各种奇异动物的特点,生活习性,繁衍方式,或者某种自然现象的本质,比如台风成因与洋流的关系,而每因异议而辩论,她像博物学家一样大量例证,抑或从我的言语中联想到许多有趣的事物,然后笑得前仰后合。我们轮流为彼此讲睡前故事,又常常比听故事的人睡着更早。

我的公主,她深刻影响着我,使我对世界那道门缝越开越大,使我越来越积极乐观,使我不断认识着自己,原来,童年的不幸不是我的过错。

我以为自己已经紧紧地抓住了幸福,以为那隐藏着的坚定而权威的正义正在补偿我失却的童年,以为一切真实的幸福都将延续下去……

如何!如何要将天堂变成地狱!如何要如此对待真善美!你们如何这般狠毒啊!

那天她的爸爸在公寓楼下等我,他说:“别再来打扰我们婷婷,她不会再见你了。”

很快,我去出租屋就发现她不在了,东西差不多都搬走了。我必须找到我的公主,我不能没有她。不了解电话,但我知道她家在哪里,我们约好了暑假去洛阳找她的,我,我得先去请假。

可我先去了她的系部办公室找她班主任,得知她请假回家看病了。

“看病?什么病?”我问他。

“这个恐怕我不能告诉你,你是她什么人?”

“男朋友。”

“什么?男朋友?”他很惊讶,视线转向窗外,笑一下又回头看向我,“你最好亲自去问她吧,我无权告诉你。”

我的公主突然不见了,我当然要去找,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于是我打电话向爸爸要三百块钱,还没汇来,我已经奔西安火车站了。

在洛阳市我找到了她家,却没看到我的公主,她父亲让我滚,说我不可能再见到她,说我伤害了他女儿。

如此,我更担心,也更迷惑。然而他只是一味地说让我滚,不会让女儿再见我,对于我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男子,他们什么也不想对我说。

在她家客厅里我焦急地大喊她的名字,却没有她任何回应,我终于哭了,跪在她父母面前,乞求他们向我说明一切,我爱她……

“快起来孩子!”她母亲扶起我,一边拉我出去一边哭泣着说,“走吧孩子,别再来了,婷婷命苦,她是个石女,还伴有精神病,老天对她不公啊!孩子,放开婷婷吧,你们不应该在一起,快走吧,阿姨求求你别再来了,快走吧!”

“什么是石女?”

她摇摇头,“别问了孩子,快走吧,阿姨不怪你,但求你放了婷婷吧!”

“只告诉我什么是石女,求您了!”

“她先天无子宫,无卵巢,无阴道!”说完迅速转身关上了门。

我不甘地走下楼,再次抬头呼唤着我的公主,希冀有什么发生,却没有任何回应,不知道我的公主怎么了,但我坚信,我的公主绝不会抛弃我,她绝没有精神病,在学校,这样的流言早已被我们的幸福击得粉碎。

我不愿就这样离去,徘徊许久,突然,我想到了什么,我需要立即告诉她父母!我飞也似地跑上楼,可无论多么用力地敲门他们都不开,我只是不断大声恳求着“求求你们叔叔阿姨,我有很重要的话对你们说!我不见婷婷,求求你们把门打开……”

没有任何回应,我伤心绝望地哭了很久,双脚把我带离了那里,带上火车……

我的公主,她再也没有来学校,后来我又多次去找她的班主任,以男朋友的身份,最终他告诉我说,“她已经退学回去治病了,她是石女。”

我百度了石女的信息,了解之后在我看来,或许正因为她是石女,我们才会喜欢彼此。

后来我多次去信,均未得到回复。暑假再次去到她家,准备向她和她的父母表明自己。然而没人应,无奈我敲响她邻居的家门,邻居起先告诉我说她被父母带去北京治病了,我问她得了什么病,邻居摇摇头,我不肯走,或许可怜我悲伤的样子,被他请进了家。

“婷婷是个石女,就是生殖器未发育的那种孩子,为此,读大学后她父母亲禁止她和任何男孩来往,怕伤害她。可是她不听话,和你交往了,听说你们还同居了?”他求证似地望着我。

我点点头。

“她父母知道后就去学校给她办停学了,本来她父母认为学校是相对安全的地方,才送她读书的。婷婷的确是个可爱的孩子,可你知道,她的大脑也和常人不一样,像个天真的孩子,永远长不大……”

我打断他,“她是我的公主,请您告诉我在哪里能找到她?”

“听我的话,放手吧,你不知道,那孩子她现在……已经完全不正常了……”

我站起来愤怒地说,“全世界都疯了,但不是我的公主!你只管告诉我去哪里找她!”

“市第五医院,是个精神病院,去那里看看吧。”

“你不能和她交谈,只能隔着一道门看看她,她父母交代过,不许任何外人探望。”那女看护冷冷地说。

不一会儿,她们将我带至活动区,一瞬间,我觉得世界严寒至极,孤独至极。

我的公主……为何你真的在这里?几个月前,我们还一起在电视机前又演又唱,还一起给你买带花的发卡,一起做小木偶啊,你怎么会来到这里?你怎么会穿这么难看的衣服,怎么连头发都不梳了,还和这些老太婆老头子坐在一起打扑克?

“婷婷!”我大声叫响你的名字,你却只是看看我,天真地笑一下,像从未认识过我一样,可你的笑……它依然那么美丽,它依然是真实的啊!

“婷婷,我爱你!我的公主,我们本可以永远在一起的……没有嘲笑……只有欢乐与幸福……”泪水淹没了整个世界。

那个炎热的午后,隔着一道铁栅门,望着我深爱的公主成为了局外人,整个下午我凝望她,呼唤她,却只看到了愈益清晰的陌生。

车上,我沉浸在追思中,忘记了自己一直在流泪,我想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为什么我的公主会变得如此陌生……我再次来到她邻居家。

我告诉他自己看到的情况,他想安慰我却似乎不知说什么好,拍拍我的肩膀。

“她不是这个样子的,从前她只是偶尔会独自发笑,因为她思维很活跃,一想到有趣的事就会笑的,这时外界很难影响她的意识,这些我都知道,但为什么突然之间连熟识的人都不认识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擦擦眼泪问这位叔叔。

“唉,说起来,过去婷婷这孩子精神上确也没什么大毛病,可被她爸妈从学校拉回来以后,就起了矛盾,她爸妈坚持要带她去大医院看病,说她是石女,将来没有男人会娶她,婷婷却坚决不肯,说她生活得很快乐,将来你会娶她的。他爸爸脾气暴躁,没说多少就来气打了她,婷婷闹着要回学校,却被她爸锁在家里了,好几天,她又哭又闹,越来越厉害,不分白天黑夜,后来一天,他们发现她在床上解手……”

“别说了,”我闭着眼睛示意他。

脑海中,我的公主,她像一只被囚禁的鸟儿,为争取自由,在笼子里猛烈撞击着,遍体鳞伤却决不罢休,越挨打越激烈地斗争……

“难道他们就没有给她治疗吗?”

“去了,但医生说她的精神病是先天的,没法治,只能静养恢复……”

“就……送去精神病院吗……”哭得无法自持的我,不禁责问上天,为什么要如此对待她,我的公主,她是无辜的天使啊!为什么!我一边痛哭一边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这时,我忆起第一次来她家被赶出去后,在楼下番然醒悟的情景,当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不正和她一样吗,生殖系统发育迟滞,无性冲动。可是,这样恰好我可以照顾她啊!我们正好互不嫌弃,可以终生相伴啊!当时意识到这些,我激动以至于颤抖,迅速跑上楼想告诉她父母这些话的,却被拒于门外。可是,上帝!为什么我当时没有在门外把这些话告诉他们啊,为什么我想不到在门外大声将这些告诉她父母!假如知道了我的情况,或许他们会明白我不会伤害婷婷,会允许我和婷婷一起生活,今天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悔恨与泪水交织,我再也不要听下去了,我本可以挽救我的公主,可我却没有大声喊出那些话!

我想一个人呆着,迅速离开了那邻居家,失魂落魄地游荡在洛阳新城的大街上,躺在路灯下的草坪上仰望盛夏的繁星,彻夜泪流,我本该将那些话告诉她父母的啊!

与我的公主分开的两年里,终于为那个疑问找到答案。童年那尖锐的嘲笑声再次响起,回荡,他们,男男女女,开心地笑着喊着“小米椒,小米椒……”,原来我一直害怕触及它,一直想要掩盖并忘记它。

带着无尽的遗恨,我毕业离开了学校。工作三年,我26岁。每至长假,我会去洛阳第五医院看望我的公主,带上她喜欢吃的凤爪和番茄炒蛋,为我的公主洗发梳头,为她戴上新买的发卡,再别一朵小花,给她讲过去的故事。起初我常想,有一天一定要带我的公主离开这里,然而,每看到她那未曾褪色的迷人的笑,那纯洁健康的面容依然年轻美丽,我知道这里才是更安全的地方,我的公主,很显然她一直都是快乐的,她成了这里的故事大王,在我眼里,她正在回到过去。

但我的故事远未结束,离开她,多年的爱已经蓄积满满,我要重新去爱一个人,爱一个像我的公主那样的石女,因为从某种角度看来,我应当被称做石男,而我一生的爱,也本应给予一位天使般美好的石女。

2012年一天,偶然也必然地,一个被称作“无性婚姻网”的婚恋交友平台出现在我的视野中,这引起我的关注,于是很快注册。可是仅仅注册成功,发现什么也做不了,面对网站上大量会员,以及时时弹出在屏幕右下角的在线会员提示和滚动消息,我直觉自己或许可以在此找到理想的她,一个拥有美好品质的石女。

于是,为了查询自己感兴趣的会员信息和关键的联系方式,按照网站分级会员权利制度,我向一个帐户中汇了600多块,购买升级为金卡会员,那时我再次充满期望。

然而,意识到被骗时,强烈的直接情绪却是伤心而非愤怒,我伤心地问自己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这群心灵伤痕累累的弱势群体……

“无性婚姻网”站长林海,服务器在广西,他们主要通过以下方式欺骗我以及更多人的。首先,大量注册不存在的虚假会员放在网上,并且不断弹出会员虚假在线信息和滚动消息,以此烘托人气,吸引并促进真实普通会员花钱升级为银卡、金卡、钻石会员,因为普通会员没有任何实质性权利。其次,他们大量注册QQ号码来完善虚假会员的信息。升级为金卡会员后我查看并添加过许多会员QQ,然而发出去的添加好友申请几乎全部石沉,没有任何回应,当然,这是针对无头像会员而言,因为有头像会员常常是真实的,但网站90%的会员都没有头像,主要原因是他们均系不存在的虚假会员。并且,屏幕右下角弹出的会员在线提示是假的,因为当我付费升级金卡会员后,点击右下脚在线会员提示,进入查看其详细信息和联系方式时,发现他们最后登录时间全都是过去时了,几天十几天甚至数月前登录的,而每当我在线时也提示他们为在线状态。

意识到被骗,我失望地离开了该网站。失去的不是钱,而是希望,得到的不是经验,而是刺痛。之后,我再也不相信任何征婚交友网站或中介,同时,我以诈骗和非法敛财的嫌疑揭露“无性婚姻网”,及站长林海。

何以如此对待这群人?利用他们对爱的憧憬,利用他们毕生挥之不去的性之伤来欺骗敛财,去满足贪婪的人无尽的性欲,并将贪婪遗传给注定应人神共遣的后代。God,how could this happen?

我们可以从一个社会对其弱势群体的关心程度来评价它。

女性癫痫患者可以生育吗
癫痫高发因素什么
癫痫病人发病时怎么急救呢

友情链接:

遗风余泽网 | 北京水果价格 | 轴承结构类型 | 中级会计资格考试 | 冬月是几月份 | 含笑的褒义成语 | 露晰得角膜塑形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