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轴承结构类型 >> 正文

【菊韵】翡翠梦(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话说一年四季当中都有一个花魁,每个花魁又链接了天际的魁星。每到开春那一刻的时候,都会由牡丹魁星放出光芒返照大地。以点点灵光来滋养那些嫩绿的芽儿,万物才能得以复苏与生长出新的生命体。当夏季来临的时候,芍药所属的魁星也会施以甘露,在夏季的早晨,才会有着那些遍地的露珠。还有秋菊冬梅各安天命,每年都会在朝夕间,勤勤恳恳的劳作着。相传四座花魁星的成型时期,来自于乾隆年间的一次科举。自从乾隆爷与那刘凤诰御前奏对之后,便是顺手册封了牡丹,芍药,菊花,梅花,为各季节的花魁星座代表。自此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但世事难料,事情不尽完美的却是很多。这事不知为什么,在天界传的沸沸扬扬。众位花草仙子恼羞成怒以后,纷纷去玉帝那里诉苦。眼见这般光景玉帝大怒,一气之下把所有花草仙子打入凡间。唯独兰花仙子外出游玩未归,逃过这一次劫难。从此以后,兰花仙子独自游离于山水之间。可眼看着自己的姐妹,一个个都下凡去了。心中难耐寂寞,便偷偷的私自下界收集各位姐妹的灵气,藏于这竹海的深处。又亲手建起殿宇,让姐妹们的灵魂,能够享受到人间的供奉,等待众多仙子灾消难满以后,众仙便会团圆与重聚,自己也就不再这么寂寞无聊了。

——题记

竹耳村

竹耳山最出名的不光是翡翠般的竹林,还有四季长存的雾海。当朦胧的黎明来临时,当你站在竹耳山的山崖边上观望时,大雾磅礴便尽收眼底。这时候总会让人觉得,有一种不言而喻的心旷神怡。在这种丝丝雾气的喘息之中,品味那种柔柔的绵软也是一件趣事。丝丝的淡白,自山体巅峰倒挂式的平铺着涌下谷底。而后又攀爬于对面的高峰,此起彼伏般双双交错。或许也有一些淘气的丝雾,滞留于谷底的溪水上面,随着溪水清澈的波动,轻轻的飘向远处。忽而又似从天而降的鱼儿,坠入水底又冲出了水面。那些流浪的雾儿,那些钻入悬崖竹根的余晖,任凭风儿拨弄着它的尾巴来回游荡。整片的雾气扩张而摆动着,又似是一个凝脂做的衣衫,挥洒着梦中般的镜像缥缈。思绪与这翡翠的竹林浑然一体,或许此时的记忆更容易清晰吧,或许也会把往日里破碎的镜片,重新捡拾在瞳孔之中凝结成形吧!

山脚下传来断断续续的呼喊声:“秋哥你怎么这样啊,大白天的让人看见多不好意思呀。”只见山脚下的碧潭里有一对男女正在那里拉扯,所争夺的却是一只小船。男的穿着朴素,女的却穿了一条绣满兰花的裙子。显然他们只顾拉扯呼喊了,却在不觉间让潭水浸透了腰际的衣衫。

秋哥拉着抖动的船头道:“竹妹听话,就让哥哥去吧!再不听话,哥哥就不认你这个妹妹了呵。你赶快回家照顾咱妈妈去吧,操持家务女人在行。这跑外是男人的事情嘛,你一个小孩嚷嚷啥子吆。”竹妹撅了撅嘴唇:“要不……咱俩一块去吧。你说……你这几天吃没吃饭吧?不如……不如咱俩一块去,等你爬山崖的时候也好有个照应嘛。”秋哥看着妹妹叹了口气,双双坐在船头向碧潭深处驶去……

竹耳村的村落不大,但四周却到处充满了潮湿气流。每家每户的石墙上都长满了藓苔,远远的看去像极了一个个的山洞。古老的房屋设计,使得这座世外的山村显得更加的古朴与神秘。离此十多里路的竹耳山,看上去像是一道翠绿的屏障摆在后面。或许是人们世居此地的缘故,又有谁会在乎这竹耳山里习以为常风景呢?

村子此时是空的。大街上空的连个小孩子都没有,仿佛这是一个没人居住的空壳儿。当你走进一个没有繁华与服饰的街道时,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呢?是凄凉的风声还是孤独的自我?古色古香的大街不用打扫,就会显得古老而神秘。那些屹立不倒的神秘色彩,那些让人内心里升腾的好奇之心,此时都会奔跑着试图解开那重重的谜团。这些层层登高的石阶,凸石垒就的房舍,这些灰瓦铺就的屋檐,那些屋檐下飞舞的燕只……

有个典故说静到极至必会生动,时至中午时分村子里果然开始骚动了起来。先是村东头的一群孩子赶着一群鹅,鹅儿们嘎嘎的叫个不停。紧接着是孩子们的嚷嚷声,随后就是牛儿的叫声。此时的村落顿时活跃了起来,似那久枯的干柴遇到了一点星火怦然激荡。

秀梅此时在院子里的土灶上生起了火,大锅里已冒出热气。一旁的妹妹素兰在地上,跳着不知名的歌舞。自己在那里嘻嘻哈哈,想必自娱自乐会更加的开心吧。秀梅:“兰妹不要再玩儿了,快去屋里看看咱娘需要喝不喝水。”素兰哎了一声后,蹦跳着跑进屋去。这会儿只听得院子外面不知是谁喊道:“竹妹,竹妹在家吗?”显然这就是竹妹与秋哥的家了,秀梅与素兰呢?秀梅:“哎呀,是菊婶婶呀,我姐跟秋哥去碧潭了。您有啥事告诉我,等他们回来时替您转告好了。”说话间,只见得一个浓眉大眼大嘴巴六十左右的妇女抬脚走了进来。秀梅:“菊婶婶您坐,喝口水吧!”菊婶婶三步作两步跑了过来,顺手拉起了秀梅的手儿:“啧啧啧,看咱家二姑娘越发的漂亮啦。”嗯了一声叹道:“唉,真是岁月不饶人呐。只见秀梅越发的水灵了,想想婶婶我也老了。哎,我说秀梅呀,你今年也该二十了吧?你竹妹姐姐比我家那个杏儿小三岁,我家杏儿自从嫁给本村王家也快五年了。说起来竹妹也该二十六七了吧?唉,素兰那小妮子呢?”秀梅:“刚进屋,去伺候我娘了。”秀梅(喊):“素兰,素兰快出来,咱菊婶婶来啦。”屋里嗯了一声后,素兰蹦跳着跑了出来。

突然院子外面传来一片嘈杂声,只听得有鹅的叫喊声。声音不似以前的缓和了,似是受到极大的刺激般嘎嘎乱叫着。紧接着就是孩子们的喊声:“不得了啦,快看那么大的一条鱼啊。快追。啊,谁踩了我的脚。”秀梅,菊婶婶与素兰同时想到:“这是怎么了?难道竹耳山又放大水啦?”三人是同时跑到大门口,伸头在门的一侧张望……三个人同时感觉到眼前一晃,有个人影飘进了院子里。紧接着竹妹家的院子里就是两声嘎嘎声,钻到三个人的耳朵里。外面的孩子们还在那里寻找着,嚷嚷声那么的刺耳。秀梅脱口说道:“刚才那个人影儿,我怎么觉得很熟悉。(恍然大悟般)是沈腾,对,就是沈腾。”菊婶婶:“哪个沈腾?”秀梅:“那不是邻村那个没爹没娘的沈腾嘛,那可是我姐的同学。”

四处寻找的孩子们愤愤地散去了,村子逐渐的恢复了平静。那个沈腾像极了蒸发的雾气,竟然凭空消失了。此时已是临近黄昏,秀梅拉着妹妹的小手儿在村头张望,焦急的眼神仿佛要穿透那片茫茫的雾海……

临近黄昏的竹耳村更加的美了。因为竹耳山的雾气,长长的把羽翼伸展了过来,霎时村庄里到处弥漫着雾气与霞光。炊烟儿趁机从那烟筒里钻了出来,仿佛要去参加这次烛光晚会。

秀梅家的小土屋内的灯火,逐渐的亮了起来。屋子里摆设很简单,一个土炕和一个竹子编就的圆桌。几个竹凳子相挤在那里,奇怪的是圆桌上除了碗筷什么也没有。

秀梅此时正在那里往碗里盛着菜汤,素兰则在一旁瞪大了眼睛用舌头舔着嘴唇儿。火炕上躺着一个胖得没边的老妇,可能是她闻到了土灶里野菜的味道吧。从炕上的被子里伸出苍白的头来:“唔……二丫(秀梅的乳名),你秋哥和竹妹回来没?”秀梅(抬头笑了一下):“娘您醒啦,还没呢。他们临走时说要回来的晚一些。您放心,他们不会有事的。”秀梅(用手轻轻打了一下偷嘴的素兰):“先别吃,还很热小心烫嘴。”老妇坐了起来(身边鼓鼓的不知是什么):“二丫呀,你领着妹妹去东屋边的鸡窝里看看鸡下蛋了没有。带上手电,今晚没月亮小心点?”秀梅嗯了一声,拉着不情愿的素兰走了出去……

秀梅:“兰子(素兰)你拿好手电照好了那里,我趴下掏蛋。”嘎嘎……嘎,只听得自家的鹅叫唤了几声。秀梅打了一个冷颤,谁?(她跳了起来),只见一个人影从屋子里跑了出去……

这个黑影儿顺着村头的大路一直拼命的跑着,倒像是个逃犯。秀梅急急地跑到大门口时,那个黑影儿一溜烟似的竟然不见了。屋子里的老妇不耐烦的喊:“二丫,你们摸到鸡蛋没?怎么这么慢呐?快点大锅里熬的菜汤好像糊了……”

秀梅站在炕边上手里端着一碗野菜汤:“娘,刚刚您不是还嚷着饿吗?这会儿怎么又不吃了?是不是嫌弃二丫做的不好了(用手一边抹着眼泪)……”

老妇叹了一口气:“傻孩子,为娘的怎么会嫌弃自己的亲生儿女呢?这不,竹妹和秋哥他们还没回来嘛!”见到女儿哭,自己也在那里流着泪儿。素兰在一边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眼瞅着桌子上那三碗不满的菜汤用舌头舔着嘴唇。“咦”,素兰突然发现大锅边上有条鱼在动......

娘三个正在那里对弈的时候,突然听到大门咣当的打开了,紧接着传来秋哥的喊声:“秀梅,秀梅快点快点,竹妹出事了。”秋哥一身淤泥地跑进屋子里来,噗通在炕边跪了下去……老妇睁大了双眼:“怎——么——啦”一种不祥的预兆在她那苍老的脸上,扭曲着皱巴巴的皮肤。秋哥断断续续的说道:“我跟竹妹去碧潭——我——爬到半壁——拉——竹妹的绳子断了……”素兰在一边:“哥——我饿——我饿——”秋哥:“妹子,你——先吃吧——”说完,也晕死了过去。

有时候夜半的月亮才会亮,这或许是月亮也学得懒惰了吧。此时除了竹妹家还亮着灯火,想必其他家都睡了吧。秋哥与老妇坐在炕边,秀梅与素兰相拥在另一头熟睡着。老妇显然是泪已流干,脸色显得更加的苍白了。

老妇:“唉,你说今中午时,杏儿她娘还要给你竹妹提亲的,今晚怎么说没就没了?”呜——呜——呜——双手捂住了脸顿时涕不成声:“都怪我,你们的爹死的早。要不是——今年天灾——大水——娘——对不起你们。”又道:“这几年天气不好,整日里一直的下雨。地里的庄稼闹得颗粒无收。四处的竹笋都被乡亲们挖遍了,今个儿只好让你跟竹妹去大山里挖点野菜啥的补贴家用。没想到,竹妹她,她竟出了意外。”秋哥只听得炕头那边噗通噗通的竟然窜出一条鱼来,秋哥:“这是哪里来的鱼?”老妇:“这是沈腾今下午去碧潭里摸来的,这孩子一向对咱家竹妹挺好。我寻思着他们都大了,也该考虑考虑他们的事儿了。”顿了顿又道:“要不是沈腾这点孝心,咱娘几个的日子早没法过了。”呜呜的又哭了起来......

疲倦的人们最容易睡着,也许会做着不一样的梦吧。只有这爬出竹耳山的太阳,每天来的那么准时。还有鸡窝里的鸡儿,每个早上都是天地的宠儿。咯咯的叫声往往最容易打破,人们沉寂的睡梦。而竹妹这一家人还在那里沉睡着,仿似这个世界的欢笑与他们毫无关系。

此时却有一个人影背着一个湿漉漉的物事,偷偷的爬入竹妹家那面矮矮的土墙。来到屋门口轻轻地放了下去,然后匆匆的翻墙奔去......

这一幕被早起的村长碰了个正着,好奇心致使村长趴在竹妹家的墙头望去。只见村长满意的点了点头,哼着小调竟然走了......

竹妹从地上醒了过来(有气无力的喊):“娘,娘……”老妇呻吟了一声睁开了双眼:“咦,竹妹——你——”紧接着用手拧了一把自己的胳膊:“哎吆吆,哈哈——”一把搂过竹妹入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转眼半月时光过去了,今天阳光明媚正是吉辰良日。竹妹家的墙里墙外让人给为了个水泄不通,院子里摆着个桌子不知想干些什么。

沈腾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分开人群走了进来。身后跟个村长,村长来到桌子前:“现在开始捐款,张大有一百元,王二——伍佰元——刘老汉——二十元。”

傍晚时分望着散去的人群,村长热情的拉着沈腾的手道:“以后要紧紧你懒散的性格,可别辜负了乡亲们的一番好意呵。”接着道:“这次你虽然被我发现,但细细想来你却救了一条人命。哈哈,真是误会误会啦。当时,我还以为你是在偷东西呢。这次听竹妹她娘说,人家竹妹可是想以身相许呢(拍了拍沈腾的肩膀)。”又道:“你好好干,北方正在搞低温棚的建设。我们先修路后修桥,借助我们这些天然资源。竹子可是建高温低温大棚的重要材料啊!大家齐心协力加油干,一定能干出另一番崭新的天地来的……”

癫痫病对老人的危害
卡马西平有什么副作用
癫痫会影响一个人的生命吗

友情链接:

遗风余泽网 | 北京水果价格 | 轴承结构类型 | 中级会计资格考试 | 冬月是几月份 | 含笑的褒义成语 | 露晰得角膜塑形镜